E小說 - 武俠小說 - 贗太子在線閱讀 - 第三百四十四章 蝗神

第三百四十四章 蝗神

        順安府這些官員暗暗叫苦的同時,祁弘新這個三五年必換個新郡新府的人,何嘗不是心里不爽?

        每次換任,不但千里奔波,而且地是繁難有問題的郡府,就算是祁弘新自己,也覺得疲憊不堪。

        自己都這樣辛苦,你們還能這樣懈怠?

        但為了滅蝗的事,他只能是將不爽按捺下,掃看了一眼,說:“蝗災事關民生,就是說錯了也沒什么。這次會議,就是為尋求個滅蝗的好辦法,你們中大多數人都是進士出身,我想,總不至于腦袋空空,連個主意都想不出吧?不拘是否能用,暢所欲言吧。”

        隨手就指了一個:“劉縣令,既是剛從武安縣回來,就由你先說說看吧。”

        以前的知府,雖由于民亂而被解職拿問,但是平時作人處事圓滑,像祁弘新這樣直白的嘲諷,讓順安府這些本打算沉默以對的官員也有些坐不住了,而武安縣的白胖縣令,再次被當眾點名,更是額頭冒汗,心中叫苦不迭。

        不過這個劉縣令,其實還是讀過些書,仔細回想,還真找出點干貨。

        “回大人,這滅蝗,下官曾也讀過縣志,先前的辦法,可集起鄉民用竹竿撐起八尺長的白布,把蝗蟲驅趕到一處后再集中力量撲打。”

        “撲打的蝗蟲還可就地淹埋。”

        說著,眾人都無動于衷,這方法也太累了,當然累百姓不要緊,可根本上解決不了多少事。

        劉縣令看了看眾人的反應,又說:“當然,秉被蟊賊,以付炎火,蝗蟲用火應是可行的,只是,蝗蟲分散……用火之前,需先將它們集中到一處才成。”

        “用火?”祁弘新點頭:“這辦法的確可行,其他人怎么說?”

        見祁弘新沒揪著劉縣令讓他繼續說,別人倒松了口氣。

        原本還以為,對方又要趁勢發作一番,沒想到竟這樣輕易就放過了,本來緊張的氣氛,倒因此一松,其他人也有主動開口說了。

        但這些人對滅蝗始終沒什么經驗,順安府十幾年內都沒鬧過蝗災,他們這些人平日就是注重農事,對此也一下子沒什么辦法。

        倒是有個年紀大些的縣令,是個老舉人謀官上來,他想了下,說:“其實,蝗蟲雖然分散,不好滅除,但也不是沒有法子將它們驅趕到一處。但需要人力、物力投入,怕是整個府的百姓都要參與進來方能成事。”

        “你說說看。”祁弘新目光落在他身上,鼓勵。

        頂著同僚意義不明的各種目光,他猶豫了一下,才再次開口:“蝗蟲既是蟲,應該也是喜光的,白天時拿它們沒辦法,可是夜里點燃篝火,或能將蝗蟲引來。”

        這辦法……似乎可以試試?祁弘新原本憋著的怒火,終于稍稍消散了一些。

        雖說順安府就是個爛攤子,這邊官員也大多得過且過,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能辦事的人。

        “可只是點燃篝火,怕是這點光,不夠引來蝗蟲的。”有人忽然說著。

        祁弘新再次點了下頭:“那你有何辦法?”

        這人噎了下,倒還真仔細想了:“篝火不夠,倒可以用燈來引。”

        又有人說著:“那還要在蝗蟲密集的地區分路設燈,用密切配合的燈光,把大批蝗蟲吸引而來了。”

        畢竟只點少數燈,跟篝火一樣,同樣不能解決大問題。

        因著幾個官員開了頭,其他原本不太想說話的官員,也被帶動了,相繼加入到了討論中來。

        還別說,正應了那句話,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

        在場的這些人,之前不過是得過且過的心理,外加新任知府想要使喚動他們,也有著一點困難。

        但真的非要他們想辦法,他們也不是想不出來,不是進士就是舉人出身,飽讀詩書,農事上的常識縱然不成,可集思廣益想一些巧法,也難不住他們。

        最后得出的結果,就是用篝火誘殺。

        在天黑時點燃篝火,除此之外,還要在蝗蟲密集的地區分路設燈,用密切配合的燈光,把大批蝗蟲吸引而來,然后被火燒到的蝗蟲,就會失去飛行能力,大批百姓趁機捕殺。

        但辦法定下來了,卻仍有人覺得不妥。

        “首先這篝火還罷了,雖也要耗費柴火,湊湊總有,可這分路設燈,開銷就大了不少,組織民眾撲打,更是耗費銀糧,我們現在就缺這個。”

        “而且還有個事。”

        在農田里就質疑了的官員,先是說到了花費,接下去不質疑祁弘新的決定,而是轉了個彎,提到了蝗神在民間的地位。

        “大人,非是下官非要提起此事,但這事的確非同小可,稍有不慎,就可能引來亂子。”

        “現在就有人煽動百姓,說撲殺蝗蟲,會得罪蝗神。”

        “蝗神?”

        祁弘新重復了一下這個詞,掃視一圈在場的官員,露出冷笑:“這又是什么神?可有朝廷冊封?”

        這官見他臉色不善,也是不懼,只是躬身:“這是前朝流傳下來的規矩,蝗神雖沒有朝廷冊封,但在民間信仰很大,并不可小視……要是引起了騷亂,就不好了!”

        上任知府可是民亂丟了官,說不定還要丟了性命。

        祁弘新聽了一哂,冷笑一聲:“你們自束發受教即讀圣賢之書,怪力亂神子所不語,六合之外存而不論,而且當了官,在觀政時,沒有學過?”

        “地方官,就有著剪除淫祀的責任,這樣魑魅魍魎居然也能在公堂討論,還讓你們顧忌?”

        “這實是可笑。”祁弘新突然仰天大笑,笑完,冷冷的說:“你剛才說,有人煽動百姓,這等就是要挾官府,在此關頭,實是可殺,你速速去查清,是誰在散播這謠言,誰在煽動百姓?”

        雖是冷笑,一副不容分說不容置疑的神氣,別人見了,哪怕想委婉勸說一下這位新任知府不要一就任就將三把火燒得這樣旺,但在這段時間接觸,卻又明白,這位新任知府不是能聽進勸說的人。

        難怪多年不得升遷,便是立了功,也只能繼續做知府,就這臭脾氣,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一些官員忍不住腹誹著。

        最后,會議上唯一沒能解決的事,再次回到了撥款這問題上。

        不得不說,在別的事情上,祁弘新都能想到辦法,甚至壓住官員,讓他們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事。

        唯有事關錢的事,他的確是一籌莫展,但沒錢就這樣等著不辦事,絕不是他的作風。

        “這事我會解決,你們只需先做好滅蝗的準備。”祁弘新說著,因對這群人實在是有些不放心,又說:“你們各自回去,要派人時刻觀察地里情況,有異變,要立刻報與我知。”

        隨后散會,看著這些官員魚貫退去,祁弘新深深嘆了口氣。

北京pk10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