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其他小說 - 絕對一番在線閱讀 - 第四十二章 能找到問題在哪嗎?

第四十二章 能找到問題在哪嗎?

        翌日清晨,上村伊織在攝影棚里宣布了《世界奇妙物語》第二集的收視成績——5.29%的最高收視率,不降反升,又引來了一片歡呼和掌聲,在場的工作人員紛紛表示心里徹底有底了,心態絕對穩定了,一定好好干,然后上村伊織召開了臨時制作會議,把編劇導演都弄進了小格子間,這時才說了分時平均收視率:3.52%。

        創作組的三巨頭又湊在一起看收視率報告,研讀了一會兒,發現是比首集強,第一個五分鐘就達到了2.7%,波動比較穩定,應該是有人開始追劇了,而且很快深夜無聊的游離觀眾們就又來了,在本集快結尾處達到了最高收視率5.29%,然后有個小幅回落,最終收在了4.99%。

        藤井有馬看著收視曲線嘆道:“和預期中差不多。”

        第二集3.52%的分時平均收視率是比首集2.27%要高了不少,但那是之前的《恐怖病棟》留下了個超級爛泥坑,開季最初的半小時收視率太低,只有0.7%~0.9%,把平均值嚴重拉低了,實際上收視觀眾遠遠比這個高的,這次開播就達到了2.7%就是證明,但看增長曲線,在收視率達到了一定高度后,立刻趨于平穩,觀眾人數增加的極慢。

        比如從最高收視率來看,上次是5.01%,這次是5.29%,表明首集就相當出色,把游離觀眾吸收得差不多了,短時間內很難有個質的提升。

        當然,要放到以前,這3.52%的平均收視率,估計就夠村上伊織和藤井有馬感到振奮了,但現在想想終季目標定在了20%,起碼也要超過17.1%,哪怕一直能保持這個增長速度,也遠遠不可能達到,又有點莫名的失落。

        有些東西,你沒想過也就算了,但真想過了,特別特別想要……

        “我們還有十周時間,不要著急。”千原凜人看著收視率報告隨口安慰了一聲,他對這收視率沒意外。原本世界中的《世界奇妙夜》熬了好幾季才人氣爆發,然后挪到了黃金檔,改名成了《世界奇妙物語》,這說明口碑擴散也是有過程的,而且相當緩慢,哪怕首集再好看,第二集也很難出現井噴現象,目前算是正常。

        關鍵是能不能成功加速這個過程——他完全不想在夜間時段這爛泥坑里待著,這里幾乎就是電視節目的墳場。

        藤井有馬點了點頭,不管漲多漲少,反正是漲了,這總比跌了強,他有點莫名失落也沒什么可計較的,轉而向村上伊織問道:“偶像那邊,怎么樣了?”

        他也準備搏一下了,好好執行千原凜人的“餿主意”,看情況能不能有個大的轉變。

        “我打算明天或后天讓他們來報道,藤井君覺得什么時間合適?”村上伊織已經把準備工作都完成了,同時也正在消腫中,為下周再腫打基礎。

        藤井有馬一臉苦色的搖了搖頭:“盡量讓他們早點來,最好現在就過來,我把吉崎那小子叫回來,給他們多講講戲,不然進了片場,我怕……”

        “好,我過會兒就去聯系那邊。”村上伊織很尊重兩位同伴的職場權利,一口就應了,片場這邊的安排她基本以導演為主,更多把自己放在一個團隊協調者而不是領導者的位置上。

        她準備散會了,好讓藤井快點回片場,不過沒忘了千原凜人,轉頭問道:“千原,你還有什么要說……嗯,你還在看什么,還有什么問題嗎?”

        千原凜人揚了揚收視率報告,隨口道:“沒有,只是發現了個有意思的事。”

        “什么有意思的事?”村上伊織伸過了頭來,以為他又有什么奇思妙想了,但一看之下,發現他在看全日收視率排行。

        千原凜人指著《田野上的幸之助》,奇怪道:“你們知道這是出了什么事嗎?”

        《田野上的幸之助》和他們同一天排期,他記得很清楚,上一周這天的全國第二,隨時能把第一捅下馬來的,最高收視率20.2%,分時平均收視率18.77%,相當好的開季成績,有國民熱劇的苗頭,按理說終季是有資格摸一下30%那條熱劇線的,但偏偏第二集數據狂降,最高收視率降到了18.71%,平均收視率只有15.8%了,這就有點奇怪了。

        雖然還是比他們高得多,但檔期不一樣,基本要求也不要一樣,像是周一黃金檔、普通日八點檔九點檔、晨間檔、午間檔、周末檔都分別有底線要求的,比如《田野上的幸之助》拿的這個八點檔期,15%的收視率是及格線——這時段,國民熱劇能達到40%以上的收視率,要是占了這時段但低過15%這條線,那就不配當五大電視臺的門面,嚴重影響了電視臺的口碑,挨刀的可能性極大。

        這一下子掉了3%以上的分時平均,由大熱劇苗子變成了接近腰斬,這還是很少見的,遠超常規,千原凜人是怕這世界有什么特殊情況自己不知道,害以后的計劃出錯,所以很感興趣,不由想問問。

        只是村上和藤井都不配合,看了一眼,說了聲“不知道”就收拾收拾東西走人了——這編劇喊著向一番努力,畫了老大一張餅,給我們增加了巨多的工作量,超多的麻煩,自己倒有閑心管起別人的事來了,不用理他。

        藤井有馬繼續去指揮拍攝了,順便派人去把替死鬼副導演叫回來,村上伊織則去叫偶像們來報道,先讓副導演給這些沒演技的工具人補補課。

        千原凜人得不到答案,心里總是有點放心不下,在導演后面坐了一會兒,起身回了本部,召喚出了他的忍者打雜型助理,問道:“白木君,能不能找到《田野上的幸之助》的一二集,我想看一下。”

        已經播過的集數無關緊要,普通觀眾在家里錄都是合法的,只要別拿去賣就沒事,那在電視臺更不用說了。

        白木桂馬毫不為難,恭敬應了一聲就去借了。

        很快,他搬著小電視、錄像機之類的東西回來的,電視臺同樣不缺這些玩意兒,劇組本身就有好幾套,然后很麻利的就接好了電,放起了錄像。

        千原凜人坐到了書桌后面,聚精會神的看了起來。雖然他是有點討厭石井次郎這個人,但真說起來那人最多是狂了點兒,雙方并沒有什么深仇大恨,更沒什么直接利益沖突,所以他并不是在幸災樂禍——他沒那么無聊,就算八點檔空出來,那也輪不到他,那時段做為電視臺的重要門面之一,收視份額拼殺的主要戰場,沒有一絲可能交給新人。

        他只是想看看對方是不是掉進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坑里,以防自己將來也掉進去。

        他沉下心看了起來,白木桂木給他沖了杯咖啡,然后猶豫了一下,也跟著看了起來。

        這劇目前只播了一二集,劇情沒有完全展開,情節相對簡單,而且千原凜人還會在一些無關緊要的地方快進,很快兩集就看完了,然后就皺著眉頭在那里思考起來。

        劇情方面沒什么可說的,中規中矩,大概就是披著歷史皮的愛情劇,野武士崛起過程中和幾個女性的愛恨糾葛——主角有幾分木下藤吉郎的意思,但野心沒那猴子足,色心倒是勝他十倍。

        受眾方向也沒什么大問題,狗血愛情能吸引女性觀眾群體,白刃相交以及戰場沖殺等暴力因素可以滿足男性觀眾群體,受眾還是相當廣的。

        節奏也沒什么問題,看似劇情波瀾不驚,但處處都是伏筆,期待感營造得很足,幾處轉折都很自然,應該可以吸引觀眾持續觀看的。

        那么說,不是劇本的問題,但導演拍攝好像也沒問題,分鏡十分老辣,述事清楚,細節全面,演員也都是一流的,一看就是老戲骨,演技基本都沒問題,不過偏偏看著有股說不出的郁悶感,注意力難以集中,看得特別累,這是什么原因?

        這劇把千原凜人這2019年來的穿越客都給看懵逼了,在那里想來想去,想不出這劇為什么會這么悶!

        這完全沒道理啊!

        但毫無疑問的是,就是因為悶,棄劇的觀眾才會大量出現——99%的觀眾只關心劇好不好看,只要發現不好看,他們就會毫不猶豫拿起遙控器換臺,再去尋找能幫他們打發時間的節目,毫無忠誠度可言,而被拋棄的劇,他們基本上再也不會看了。

        電視劇,每一集都要戰戰兢兢的拍,創作組壓力大如山,這不是沒原因的,一但出現重大失誤,你播完了又不能改,流失的觀眾也就再也回不來了,能煥發出第二春的情況很少很少,幾乎可以說罕見。

        這劇完蛋了,千原凜人幾乎可以這么斷言,唯一挽救的希望就在下一集,而下一集肯定已經拍好了,估計《田》這個劇組里,創作組正瘋了一樣討論,準備把第三集補拍、重剪一遍。

        這幾乎是他們唯一的機會了,不知道能不能把握得住,但他們能找到問題在哪嗎?

北京pk10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