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玄幻小說 - 一劍帝臨在線閱讀 - 五域 第二十七章 填海

五域 第二十七章 填海

        隨著石橋之上柳依依和雷敖兩人自出口離開,數息之后,石橋入口處又是幾道石門被緩緩推開,赫連星宇、顏如雪等一眾填海境武者相繼走出,只是這些人皆是一臉驚疑地掃過一眼石橋上的血跡后,便迅速穿過石橋,沒有人注意到石橋之下的血色池潭中突然出現的一個水旋。

        石橋之下,在被柳依依和雷敖兩人聯手算計重傷落入血色池潭后,姬皓本以為自己已經再難存活,但或許是心底執念太深,落入血色池潭的姬皓在掙扎良久后反而迎來了一場變故。

        痛,深入骨髓的痛。落入血潭后,姬皓只感覺口鼻之中全是濃重的血腥味,后背深可見骨的鞭傷和被雷敖長槍貫穿胸口留下的傷口不斷有著鮮血流出,黏稠的血液中無法呼吸的窒息感和身上的痛意使得姬皓在血潭底部做著最后的掙扎。

        借助殘存的最后一口氣張開眸子,姬皓向上伸出手臂,無力地想要看清些什么,但入目卻是一片猩紅,直至最后一點氣力散盡,姬皓雙臂開始無力地下垂,模糊的視野中開始閃過這短暫十幾載人生中的一幕幕。

        從年少時的天資橫溢到后來的家族廢物,從姬家試煉十日的生死磨礪到祭壇洗禮上的接連變故,從滿懷希望的離開不歸山到被柳依依和雷敖算計,姬皓心底只有不甘,不甘于以一個搬山境的廢物身份死去,不甘心就這樣被小人算計死去。

        逐漸沉向血池底部的姬皓似是就因為這份不甘,始終吊著最后一口心氣不愿離去,而就是這最后一口心氣,總算激起了姬皓儲物戒指中那塊晶瑩玉骨的反應。

        從離開姬家的前一天起,姬天瀾便把這所謂的姬家秘骨交給了姬皓,但在接連把玩了數個時辰后,姬皓也沒有察覺這玉骨有何特殊之處,亦是因此,從離開不歸山起,這玉骨便一直靜靜地躺在姬皓的儲物戒指中。

        但就在姬皓即將身死的剎那,這玉骨卻是突兀地自姬皓身旁浮現,淡淡的白光自玉骨之上照向姬皓,晶瑩的玉骨圍著姬皓緩緩轉上一圈,竟是在姬皓身前隔絕出一方空間將四周的血液排開。

        有了一絲喘息機會的姬皓睜開血紅的眸子,低垂著眼瞼打量了一眼自己的身體,血池之內的鮮血似是具有格外強大的腐蝕性,不過在血池之中泡了數息,姬皓本就傷勢頗重的身體之上血肉竟是開始不斷消失。

        玉骨之上不斷散發著微弱的白光,不知為何,這暖洋洋的白光之下,姬皓明明感覺自己應該已經死去,卻仍舊有著一股意識的殘留。

        玉骨復蘇后似是具備了一絲靈性,察覺到姬皓已經清醒,包圍著姬皓的乳白色光罩立刻消失,四周本來已經被擠開的鮮血如潮般再次包裹姬皓,血肉被腐蝕的痛意不斷襲向姬皓腦海,但在玉骨白芒之下,姬皓卻又保持著清醒,亦是因此,此時的姬皓只能四肢僵直著,感受著身體之上血肉不斷被剝離的鉆心痛意。

        約莫一炷香的時間過去,血池之內的姬皓早已在接連不斷的痛意下喪失了知覺,晶瑩的玉骨依舊散發著微弱的白芒,只是白芒之前不再是姬皓傷殘的軀體,而是一具泛著血色的骨架。

        似是確認了白骨之上當真不存一點血肉,晶瑩玉骨輕輕晃動片刻,一股吸力憑空而現,四周血池之內道道遠比血水更為深暗的紅芒頓時朝著姬皓骨架匯聚而來,深暗的紅芒攀附在姬皓血色的骨架上,竟是憑空再生血肉,逐漸造出一個血肉模糊的軀體。

        隨著玉骨開始凝造肉體,姬皓后背那個在不歸山中已然出現過兩次的黑色球形虛影再現,虛影一邊輕輕晃動一邊緩緩吸納著玉骨散發的白芒,竟是逐漸變得靈動。

        血潭腐蝕肉體很快,但玉骨重凝卻明顯就要慢上許多。足足過去了將近三個時辰,玉骨方才停下對周圍血色池潭血芒的吸納,而此時的玉骨之前,一具完完整整的軀體再現。

        紅芒消失的剎那,姬皓背后虛影也緊隨著消失,晶瑩玉骨繞著姬皓慢悠悠地晃了一圈后,這才猛地增大白光的亮度,而白光照耀之下,姬皓終于恢復了清醒。

        腦海之中的眩暈感消失,姬皓睜開眸子,下意識的便是一拳向前擊出,右拳擊打在玉骨形成的光幕上,竟是自光幕一串而過,感受到掌心伸入血水的黏稠感,姬皓急忙回神收回右拳。

        “我,我沒死?”

        收起拳頭,姬皓摸了摸后背,再低頭看了看胸口,見得不久前與雷敖和柳依依交戰受的傷勢完全痊愈,姬皓微微一愣,卻是急忙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痛意襲來,姬皓卻是突然狂喜道。

        睜大眼睛掃視了一眼四周,見得光幕空間四周無盡的血色,姬皓自然明白自己正身處血潭底部,伸手好奇地戳了戳白色光幕,見得自己手指可以隨意進出光幕,外面的血水卻無法進入光幕空間后,姬皓心底一驚,卻是急忙將目光移向晶瑩玉骨。

        見得玉骨之上依舊不斷散發的瑩瑩白光,姬皓重重呼出一口滿是血腥味的濁氣,心底卻是感慨良多。此番能夠在必死之局活下性命,無疑盡是這姬家秘骨的功勞,只是這秘骨今日爆發出的種種能力,倒是讓姬皓疑惑這秘骨倒底是不是真正的骨頭,若是,它又該是何等強大的生命遺留。

        輕輕嘆了口氣,姬皓此刻才明白姬長空所說的姬家隱秘太多是何意思,只是這些隱秘終究與實力掛鉤,姬皓緊緊握了握拳,正要感嘆自己修為太低時,卻突然微微一愣。

        松拳再握拳,姬皓猛地倒吸一口冷氣,修武之人可憑借自己血氣深厚程度來判斷自己的實力,剛剛的握拳之間,姬皓竟是感覺自己雙拳的氣力較之以往竟是再次強上數成,要知道,姬家的數年修煉之內,一直無法突破填海境的姬皓可是在肉體打磨上下了數倍于尋常武者的苦工,其氣血深厚程度可是讓已經涅槃境的金凰殿殿主都為之震撼。

        突破?血氣突破的驚喜來得快去得也快,姬皓眸子一閃,腦中卻是突然產生一個讓其血脈噴張的念頭,姬皓舔了舔嘴唇,眼珠輕輕一轉便在光幕空間內就地盤坐,雙手緩緩結起姬家最基礎的引靈式。

        血色池潭最底部,隨著姬皓逐漸調整好自己的呼吸,肉身沸騰的氣血突然開始繼續涌動,姬皓的身體憑空誕生一股吸力,這吸力四散之下,玉骨形成的光幕逐漸開始泛起波瀾,而光幕之外,本來平靜的池潭更是開始泛起層層細浪。

        姬皓全力引靈之下,血池四周的天地靈氣不斷朝著玉骨造就的空間匯聚而來,察覺到身旁的靈氣波動,姬皓輕輕咽下一口口水,下一刻卻是咬牙將靈氣引入腹部氣海。

        靈氣入氣海,在姬皓緊張的注視中,逐漸凝聚成一滴靈液朝著氣海空空如也的底部落下,似是因為這個過程失敗過太多次,姬皓結印的雙手逐漸開始顫抖,額間竟是緩緩浮現出豆大的汗珠。

        啪!

        一聲難以耳聞的輕響傳出,但在姬皓心底卻宛若掀起滔天巨浪。填海境,以天地靈氣化液入氣海,靈液填氣海,是為填海境。

        阻礙靈氣入氣海的壁壘這一次沒有出現,第一滴靈液順利的落在氣海之中,在氣海底部散成一片薄薄的水幕。姬皓睜開眸子,較之脫離死境更為難得的喜悅沖擊著腦海,一滴熱淚不自覺地自眼眶滑落。

        片刻后,姬皓微微平復心神,開始全力吸納天地靈氣,一滴滴靈液逐漸成型,直至整整九滴靈液墜入氣海,姬皓這才感受到氣海對靈液的抗拒,收起手中印記,姬皓直起身子,激動的不能自已。

        從八歲嘗試突破填海境開始,已然過去了七個年頭,這七年內,姬皓默默忍受著姬族內其余小輩的鄙夷,無奈地看著母親眉間皺紋愈甚。姬皓一直很渴望,渴望擔起父親天才的名頭,渴望讓母親活得輕松些,不再為自己擔憂。

        七年過去了,當年那個自負的少年卻成為了一個空有心氣的廢物,直至今日,姬皓總算擺脫了廢物的名頭。此時,姬皓已經全然忘記了剛剛血肉消融的痛苦,只想回到姬族那方青石小院內,朝著母親昂首道出一句:娘,孩兒不是廢物,孩兒定會成為父親那般的姬族天驕。

        在血潭地步駐足數息,姬皓甩了甩頭,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身衣衫換上,這才伸手拿起地上的離欒劍,握住身前的玉骨,一個縱身朝著血潭之上沖去。

        填海境之中,三滴靈液為初入,九滴為小成,十八滴為大成,三十六滴為巔峰。

        雖然姬皓剛剛突破,但似是因為肉身底蘊太強,竟是一次凝聚了九滴靈液,也就是說,此時的姬皓,其武道修為已然超越了柳依依,成為了秘地之內僅次于雷敖的第二人。

        血潭之中,姬皓一個縱身翻上石橋,雙目朝著石橋盡頭看了許久,隨即狠狠一咬牙便朝著石橋出口沖去。雷敖、柳依依,你我再見之時便是你們的死期。

北京pk10计划怎么看